濟南

朱子如何能判斷“滄海桑田”

大眾日報記者 於國鵬

2021-01-12 08:10:00 發佈來源:大眾報業·大眾日報客户端

在省圖書館國學分館舉辦的山東省尼山書院朱子學公開課上,廈門大學哲學系教授樂愛國在解讀朱子思想時,對朱子的“格物致知”與涵養工夫進行了詳細闡釋。樂愛國説,朱子不僅在哲學、理學領域取得卓越成就,在農業、科技、天文學等領域,也都作出重要貢獻。

朱子的科學精神體現在具體的行為中。比如,正因為對自然與農業的深刻了解,朱子寫出了《漳州勸農文》;他家裏還安裝了渾儀,即渾天儀,用來觀測天文。他還辨認出了化石,對滄海桑田的歷史變遷也作出客觀的判斷。

樂愛國長期從事中國科技史的研究,所以對朱子關於“格物致知”跟科技的關係,也有很多心得體會。朱子在自然和科技方面的思想,在朱子本人的論述中都有清晰的體現。

朱子的思想以“格物致知”論為特色。朱子講的“格物致知”,不僅僅是指提升個人道德修養方面的工夫,還包括“格外物”,即觀察研究外部事物,當然包含對自然的研究。朱子曾有一段話,“天地中間,上是天,下是地,中間有許多日月星辰,山川草木,人物禽獸,此皆形而下之器也。然而這形而下之器之中,便各自有個道理,此便是形而上之道。所謂格物,便是要就這形而下之器,窮得那形而上之道理而已。”可見,他是主張從“形而下”的一草一木、人物鳥獸的觀察研究和體悟中,獲得“形而上”的“道”的。朱子還説過一段話,“至若萬物之榮悴,與夫動植之大小,這底是可以如何使,那底是如何可以用,車之可以行陸,舟之可以行水,皆所當理會。”萬物之興衰,動植物之大小,萬物皆有其理。因此,朱子無論是關於儒學經典的詮釋,還是授徒講學、待人接物,都顯示他確實擁有豐富的自然知識。

可能有人會提出質疑,朱子研究仁義道德之外,還研究自然知識,這麼做是不是儒家正統?其實,儒家一直是提倡和喜歡研究自然界的。《論語》中記載,孔子在教育弟子們時,曾説“小子何莫學夫詩”,理由之一就是“多識於鳥獸草木之名”。同樣是《論語》中,還記載孔子的另一句話,“為政以德,譬如北辰,居其所而眾星共之。”在這裏,孔子是打了個比方,用自然現象來表達自己的政治主張。但是,用北辰來打比方,説明孔子對這一天文現象是非常熟悉的。甚至可以想象,孔子教學生的時候,為了便於理解,會不會帶着他們一起觀察天文呢?孔子有沒有這麼做過,沒有確鑿的證據來證實,而朱子確實這麼做過。朱子在教弟子們時,弟子們在爭論,北辰到底指什麼?是指北極那個位置,還是指北極星、北斗星?爭論不決,最後有人提議,朱子家裏有渾儀,何不去親眼觀察一番?為了研究天文學,朱子在家裏設立了渾儀,也可見他的嚴謹認真態度。

《朱子語類》中,記載了朱子觀測得出的結論。比如,卷二十三記載朱子的話,“所謂以其所建周於十二辰者,自是北斗。《史記》載北極有五星,太一常居中,是極星也。辰非星,只是星中間界分。其極星亦微動,惟辰不動,乃天之中,猶磨之心也。沈存中謂始以管窺,其極星不入管,後旋大其管,方見極星在管絃上轉。”當被問“極星動不動”時,朱熹回答:“極星也動。只是它近那辰後,雖動而不覺。如那射糖盤子樣,那北辰便是中心樁子。極星便是近樁底點子,雖也隨那盤子轉,卻近那樁子,轉得不覺。今人以管去窺那極星,見其動來動去,只在管裏面,不動出去。向來人説北極便是北辰,皆只説北極不動。至本朝人方去推得是北極只是北辰頭邊,而極星依舊動。又一説,那空無星處皆謂之辰。”

朱子對自然科學的研究,首先是和他從小養成的興趣有關。第二,和儒學所倡導的“博學於文”有關。第三,則是注經的需要。眾所周知,儒家經典包羅萬象,廣博奧深,若無豐富的自然科學知識,注經是難以完成的任務。

在這些方面,朱子有很多創新,比如關於宇宙形成論。談到天地宇宙起源,朱子這樣論述,“天地初間只是陰陽之氣。這一個氣運行,磨來磨去,磨得急了,便拶許多渣滓;裏面無處出,便結成個地在中央。氣之清者便為天,為日月,為星辰,只在外,常周環運轉。地便只在中央不動,不是在下。”對於天地的形成,日月星辰的運行,闡述了自己的理解,這個觀念較之前人有了明顯進步。

朱子還説,“天地始初混沌未分時,想只有水火二者。水之滓腳便成地。今登高而望,羣山皆為波浪之狀,便是水泛如此。只不知因甚麼時凝了。初間極軟,後來方凝得硬。”羣山因何呈波浪之狀?朱子猜想,很可能山原來在水底形成,之後逐漸升高而成如今的樣子。這個猜想,也是領先於西方的。

朱子在科技方面,還有兩個很重要的貢獻。一是他發現了化石。朱子説,“今高山上多有石上蠣殼之類,是低處成高。又蠣鬚生於泥沙中,今乃在石上,則是柔化為剛。天地變遷, 何常之有”“嘗見高山有螺蚌殼,或生石中,此石即舊日之土,螺蚌即水中之物。下者變而為高,柔者變而為剛,此事思之至深,有可驗者”。生於泥沙中的牡蠣,如今為什麼在石頭上?他認為是“柔化為剛”,而且他表示,經過反覆深刻的思考,這是能夠驗證的。而高山上為什麼出現了很多蠣殼?這是因為地質變化,低處成高,滄海桑田。在這些問題上,體現了朱子不同凡響的思辨精神、科學精神。

朱熹遵循並實踐孔子“博學於文”的論述,大量讀書,獲得廣博的知識,包括自然科學知識,而且朱子做事認真,所以每做一件事都有成就,終成一位大家。朱子講求“格物致知”,必須強調一點,格物致知與中國的科學發展有着非常密切的關係。在“科學”這個漢語詞沒出現之前,一直是把西方的“科學”一詞翻譯成“格物”的,把西方數理化之類的學科都稱為“格物窮理之學”。明代科學家徐光啓寫的《農政全書》裏,就提出西方科學傳入中國後都可以稱為“格物窮理之學”。一直到1897年,康有為在編輯《日本書目志》時,曾將兩本含有“科學”字樣的書籍列入《日本書目志》一冊卷二理學門中,這兩本書分別是《科學入門》和《科學之原理》,這也是我國最早真正使用“科學”一詞。這個“科學”,其實就是朱熹的“格物致知”。

(大眾日報客户端記者 於國鵬 報道)

責任編輯: 呂晗     

網友評論
滑動提交數據

掃一掃下載
大眾日報客户端

備案號 魯ICP備11011784號  互聯網新聞信息許可證編號:37120180020

Dazhong News Group(Da Zhong Daily)    大眾報業集團(大眾日報社)    版權所有    聯繫電話:0531-8519369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