濟南

【shipbao好】方言裏的故鄉,沸騰着人間煙火

2021-01-10 13:41:05 發佈來源:大眾報業·大眾日報客户端

□ 李 曉
  重慶作家強雯為故鄉重慶的方言俚語,專門寫了一本書《重慶人絕不拉稀擺帶》。外地人一聽這書名就懵了,拉稀擺帶是啥意思,只有重慶人明白,這是地道的重慶方言,大意是説耿直仗義的重慶人做事風風火火豪氣干雲、沒絲毫忸忸怩怩拖泥帶水。
  一個地方的方言,它緊緊繫縛於故土的臍帶之上,承載着這個地方獨有的生活方式和情感地圖。在這個人口遷徙流動如大潮奔湧的時代,方言生存的空間,正在不斷擠壓與萎縮中消逝與逃遁。
  我們還有必要挽留方言嗎,或者,面對激流湧蕩的大河,對竊竊私語的方言打上一個告別的手勢。
  我認識幾個温州友人,他們在這座城市已生活了多年,和我能嫺熟地運用本地土語交流,只有他們老鄉聚在一起時才説温州話。我發現,當他們説着温州方言時,整個表情都變了,容光煥發。温州方言難懂,語速特快,如聽鳥鳴。在地道的温州話裏,卻充滿了莊重虔誠的古意,比如,温州人把筷子仍稱為箸,熱水稱為湯,去年稱為舊年,明天是明朝,勺子叫調羹,早飯是天光,午飯是日晝,一格一格普照着古老中國農曆二十四節氣裏的陽光,滴答着温潤詩意的雨水。
  在中國人的七大方言裏,構成了我們母語的譜系源流。尋找我們精神深處的一個故鄉,或許可以通過方言的尋找傾聽,讓漂泊的靈魂安然落地棲息。
  一個城市的生長,也如樹一樣,枝丫上棲息着南來北往的人,人在樹上棲息久了,就形成了城市之樹的年輪。城市之樹上的人,眾多鳥兒的啁啾,讓一個林子,才那麼婉轉動聽。
  蔓延的方言,塑造出了一個城市的集體性格。方言,也是血液,在一個城市的血管裏奔突、融合。方言頑強地在城市裏得以流傳,似乎也讓一個城市的生命力更加強大,這也是一個城市海納百川的襟懷。
  “你克(去)哪兒啊?”有天我去店鋪裏打醬油來蒸魚,路上遇到了來自湖北的老陶,他這樣熱情地同我打着招呼。我説,陶哥,今天中午去我家吃魚吧。老陶中午真到我家來吃魚了,他帶來了家裏一瓶存放了20多年的老酒,打開瓶蓋時,整個房子裏都瀰漫着酒香。和陶哥交往了很多年,每當他對我聊着聊着就脱口而出幾句湖北方言時,我總是會心一笑。老陶覺得我懂他,尊重他,他把我當兄弟看待了。像老陶這樣説着故土方言的異鄉人,他們心裏有兩個故鄉橫卧着,一個在靈魂裏植根,一個在血脈中生長。
  一個城市的方言,會讓這個城市更具家常的人情味兒。我去西北一個城市出差,一家賓館老闆聽到我的聲音後,朝我激動地撲過來相認,居然是一個縣裏的老鄉,他免了我幾天的房費,還帶我去吃美食賞美景。臨別時,他只對我提了一個小小的要求,就是去他老家村子裏,幫他郵寄去一包莊稼地裏的泥巴。我照辦了,把泥巴郵寄去,他用這泥巴在家裏陽台上做了一個盆景,他用手機拍視頻發給我看了,盆景裏鬱鬱葱葱的植物,是老家的土孕育出來的。
  我認識的一個教授撰文疾呼,延伸到天際線的高樓,快把方言逼到瀕臨“死亡”的邊緣了。教授説,他害怕跟孫子提自己老家的事情了,老家的方言,已經和他的孫輩們,在都市裏隔離開了一個無法跨越的柵欄。他還這樣發問:“一個沒有了方言的城市,是幸還是不幸?”教授的發問在網絡上掀起了軒然大波:方言,真需要搶救,還是讓它安樂死?不過大多數聲音是,一個沒有方言滋養的城市,語言是沒有生氣的,乾癟的,蒼白的,方言的消失,也是一些文化的消失。因為眾多鄉音聚集起來的城市,才是一個城市浩蕩的氣流,沸騰的人間煙火。
  在各種方言傳來的動人韻律中,層層疊疊的歷史發出迷人的迴響,在這些聲音的流淌中,為我們偉大的母語,賜予河流萬古流長的情意與博大,也浮動着祖先們豐富的靈魂,慈祥的面容。

責任編輯: 劉君     

網友評論
滑動提交數據

備案號 魯ICP備11011784號  互聯網新聞信息許可證編號:37120180020

Dazhong News Group(Da Zhong Daily)    大眾報業集團(大眾日報社)    版權所有    聯繫電話:0531-85193690